这里汐愿 -淡圈ING
不太会说话 如有所得罪请见谅
吐槽捉虫请不要客气 有事请戳Q1840073686

 

【快新/邂逅日24h 6:21】Single Wing

*架空

 

*私设如山

 

*上一棒是 @几夙 

 

*下一棒是 @君兮 

 

*主题:【约定在一起一天就分手】

 ——感谢小汐的帮忙ww给各位大佬打尻顺带瑟瑟发抖XD
——写的很仓促 情节可能很跳脱
——有机会会重新修一遍顺便补上过去的故事
——以及欢迎吐槽捉虫 望食用愉快

 

栖息在我心中的身影,真的可以被消去吗?

 

我从未忘记你,无论是那份微笑还是温暖。

 

——《Identity》

 

 

 

00.

 

呐,你知道吗?与你擦肩而过的某个人,也许,是天使哟。

 

天堂里,有两种天使。一种,拥有完整的翅膀,可以在空中自由翱翔;另一种,仅拥有单边翅膀,无法离地,只能抱着无尽的痛苦和悲伤,并不快乐地活在天堂。

 

他们,便是单翼天使。

 

单翼天使往往不堪内心的迷茫与颓废,他们隐去背后的单翼,来到尘世,用心寻找自己的另一半,只有找到真正属于自己的另一半,单翼天使才能使自己残缺的生命完整,才能获得飞翔的权利。

 

据说,当一对真心相爱的单翼相拥,隐藏在他们背后的羽翼将无视一切束缚展现出来。届时,天帝将命大天使以圣光指引相拥飞翔的单翼天使回归天堂的路。

 

01.

 

眼前的青年眉目清秀,似笑非笑得看着自己。

 

工藤新一总觉得有些不自在,明明是眼尾上扬,笑眼盈盈,但当直视那人的眼睛时,却不自觉的生出畏惧的心理,大天使么……但是更让他在意的是那人的眼里的寒芒,总给他一种说不出的熟悉感。

 

明明在折去单翼蜕变成真正的天使的时候,已经失去了全部的记忆了啊……

 

「恭喜你,从单翼成长为一名完整天使。我很欣赏你,所以……你介意接下大天使的职务吗?」大天使敛起笑意,以一种不予反驳的口气道。

 

「……是。」工藤新一并不在意大天使心里想些什么,也不在意其他天使投来的羡慕抑或是嫉妒的目光,就这样应下。

 

据说大天使可以在天堂与俗世间自由往来,这倒是不错。也不是说想在俗世找回过往的记忆,只是他作为折断自己单翼以强大意念为双翼的天使,和别的天使不同,初到天堂他记忆尽失,对俗世完全不了解,由于某些原因也与别的天使合不来,故而工藤新一觉得自己还是有必要找事做做。

 

「那么,接下你的第一个任务吧。」

 

工藤新一只觉突然脑中被强行灌入许多信息与片段,无数的碎片在他的脑中排列组合,形成画面,再在他眼前飘过。

 

脑子好像被数以万计的蚂蚁啃噬,阖上眼还是能清晰地看到走马灯不断闪动着,工藤新一的意识终是被抽离身体,软软地瘫倒下去。

 

身下的云似是有灵性,在他倒下的瞬间消散。工藤新一就这样坠向尘世,大天使背着手,看着工藤新一的翅膀划破层层浮云,直直地下落。

 

「只愿天帝大人没有看错人吧。」大天使望着工藤新一消失在视野里,发出几不可闻的叹息,转身扑闪着翅膀飞离。

 

02.

 

微风拂过,将片片樱花沾在工藤新一碎发间,还有些许顺着碎发落到他蝶翼般的睫毛上。工藤新一迷蒙地睁开眼,扶着身后靠着的樱花树的树干站了起来,视野愈发清晰的同时,他发觉一旁小路的尽头一个少年向他奔来。

 

明明先前两人间距离至少五十米,然而那少年似乎是眨眼间就出现在了工藤新一的面前。乱发被汗水浸透而紧贴在鬓角和额头,他剧烈地喘着气,胸膛起伏的幅度极大,然而他的目光却钉在了工藤新一的身上。因方才的剧烈奔跑而泛起潮红的脸上布满不可思议的神情,灰蓝色的眸子深邃如潭水,潭中漾着的柔情几要满溢出。

 

那少年的嘴角像是被一种思念拉开再上扬:「好久不见。」工藤新一听到他清澈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每一字却如钟槌撞在他的心上,胸膛内肆意涌动的悲痛之感几乎要撕碎裂每根血管,摧毁一切细胞。

 

明明已经是完整的天使了……为什么好像还是和单翼一样脆弱呢?不对,重点应该是眼前这个人…到底是谁?!

 

工藤新一一时无言,脑中被强行灌入的关于大天使的信息,以及掺杂其中的曾经的记忆碎片,无不证明自己并不认识眼前这个少年,然而脑中总有个声音叫嚣着要想要拥抱他。

 

片刻的静寂后,工藤新一率先开口:「我认识你吗?」声音不带任何波澜,却透出了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决绝。

 

就算是以前的旧识,那也是过去的事,而今自己已经蜕变为天使,惦记曾经作为单翼时的绝望不是很可笑吗?抛却过往,好好做好现下大天使的工作才是正确的。

 

眼前少年的身形有一瞬的摇晃,他的双拳握紧又松开,眼里原本闪烁着的星茫也被虚空的黑洞吞噬殆尽。

 

工藤新一突然有些歉意,对方也没错,这样冷淡的对待,似乎并不应该。然而这点歉意在那少年将额前的碎发撩拨到耳后,露出和煦的笑后褪去。

 

原来也不过是个心大的家伙,不过这样也好。

「刚才失态了,我应该是认错人了,」少年挠头道,「我叫黑羽快斗,请多指教。」说罢,他伸出手,似乎是要握手示好。

 

工藤新一却愣住了,黑羽快斗么……

 

他想起在他掉落之际,脑中闪过的最后一句话:「目标:黑羽快斗 内容:回收…」

 

工藤新一搜存着脑内的信息,却被结果震惊。往往,回收对象只有一个的话,回收这个词,其实是委婉地表达了要求大天使抹杀那人的意思。

 

自己是要夺取黑羽快斗的性命吗?说他是十恶不赦的罪人,工藤新一绝不敢相信,剩下的可能就是,他太特殊了,特殊到世间容不下他。他究竟是做了什么才会这样?

 

黑羽快斗伸出的的手悬在半空,迟迟得不到回应,他讪讪地收回手,道:「我不是什么奇怪的人,别担心。」

 

「我没有那么想。」工藤新一回过神,对他抱歉地笑笑,在得知他即将被自己夺去生命后,工藤新一看他的眼神又多了几分柔和。

 

「其实也不算是认错,就是感觉你很眼熟,刚看你倒在树下,不放心过来看看,一脑抽就脱口而出那样奇怪的话了。你还好吗?我带你去医院吧。」

 

「不用,谢谢关心。嗯…我只是在这里休息下。」工藤新一想了想,补了一句:「江户川柯南,初次见面请多指教。」

 

黑羽快斗反应了几秒,才意识到工藤新一是在自我介绍,他笑了笑,道:「柯南君,请多指教咯。」

 

明明可以选择直接了结的,为什么还要和他这么废话呢?但是不得不说,杀人这种事,就算是天帝下的指令,他也不太能果断地下手啊。双手染上了鲜血……那还算是天使吗?

 

「我家就在这附近,要去我家坐坐吗?」黑羽快斗邀请道。

 

心还真是大啊,居然邀请刚认识的人去自己家里。但是不得不说,给这样的人判定他的死亡命运,更让人难受啊。

 

「好。」就先陪他走走吧,工藤新一如是想,况且这里还有别人,也不好施展能力。

 

「哇,柯南君就那么答应了一个刚认识的人的邀请,真是没有警戒心,还好我不是什么坏人,不然看你那么清秀,可能就起贼心了呢?【哔————】」

 

「喂,你适可而止一点。」工藤新一眯起半月眼,看着黑羽快斗。

 

03.

 

黑羽快斗带着工藤新一在樱花树林间弯弯绕绕,终于走出了这片樱花林。

 

一路上他和工藤新一一直是有一搭没一搭地交谈着。

 

柯南君,你也是单翼吧?」

 

不你想错了,我不光不是单翼,还是能带你去天堂的大天使呢亲。

 

「我就知道,你是左翼还是右翼?」黑羽快斗把工藤新一的沉默当做了默认,自顾自道。

 

「右翼。」工藤新一想了想,回答道。

 

黑羽快斗的眼里闪着精光,工藤新一突然好奇他到底在打些什么小算盘。

 

「我是左翼欸,你说,我们会不会是一对命中注定的单翼?」

 

「世界那么大,要是那么容易能找到自己的另一半,那就不会有那么多单翼带着破碎的身心堕入轮回了。」

 

「是啊,不过,不试试怎么知道呢?」黑羽快斗笑眼盈盈地看着工藤新一,工藤新一却感到一阵恶寒,在内心期望着事情发展不会是他想的那样。

 

「我们要不要在一起试试?就在一起一天,如果不合适就分手。如果是我们命定的一对单翼的话,应该就会有大天使来带我们去天堂了吧,柯南君,你不憧憬吗?」

 

「你不知道吗?这么做很有可能双双坠地而遍体鳞伤的。」而且,我就是那个大天使,我有什么好憧憬的。工藤新一在心中补充道。

 

「只是受伤而已,有什么可怕的。」黑羽快斗的声音有些颤抖,「相比日日夜夜寂寞和失落围绕,我宁愿感受那种粉身碎骨的真实。我们这个年纪的单翼,大多已经厌倦了小心翼翼地去试探了。」

 

工藤新一心底泛起酸涩,毕竟他曾经也是单翼。

 

「呐,你知道吗?我总觉得啊,我生命的残缺好像是别人的数倍。我的世界被单纯地分为两半,一半是希望,一半是失望,糅合在一起,只剩下绝望了啊。」

 

「我时常梦到,我只身处于一片虚无,怎样叫喊,喊到嗓子嘶哑,也无人应答。」

 

「那……如果你在梦中杀了自己,会不会好点?」工藤新一这样建议道。

 

「我也尝试过啊。在梦中我做什么也无济于事。我现在已经能做到即使被混着鲜血和尸骨的沼泽渐渐吞噬或是被绑在城市中心广场的十字架上被我家人引来的地狱火灼烧也无动于衷了。」黑羽快斗的语气里带着疲惫。

 

「但是啊,在梦境的尽头,都会有一个身影出现在我面前。他撕开迷雾,穿越火海,他拉住我的手,将我扯离一切,也正是因为他我才得以摆脱陷没的命运,他拥住我,对我低语,那一瞬,我就知道,他就是我命定的右翼。」

 

「先前看到你的那一瞬,也不知道为什么,我就……」黑羽快斗有些哽咽,他也不知道怎么形容看到工藤新一的那一瞬间自己内心的复杂情感。

 

「所以……你的意思是我就是你梦中的那个右翼吗?」明明不想搭理黑羽快斗的荒唐的请求,但是总是抑制不住脱口而出的话。

 

「……」这回轮到黑羽快斗无言了。

 

「试试吧。」说罢工藤新一就差点咬到自己的舌头。为什么要这样给他希望,难道待到自己夺去他生命的时候,让他带着被背叛的恨意消失在世间吗?

 

但是看到他悲伤的表情,就不忍拒绝他。

 

好奇怪。

 

黑羽快斗直视工藤新一的眼睛,试图看出一点开玩笑的痕迹。

 

「喂,你不会是想反悔吧?」工藤新一看出了他的犹豫,道。

 

黑羽快斗这家伙说的那么潇洒,到头来还是迟疑了。明摆着想让我下不来台吧?!

 

 

「怎么会?」黑羽快斗又露出了笑容。

 

看着好傻…但是,为什么那么吸引人呢?

 

「午夜前请务必完成任务。太拖拉可不是好习惯。」大天使的声音倏地在工藤新一脑中响起。

 

「你一直在看?」怪不得一直有种不自在的感觉。

 

「别误了正事。考虑到这是你第一次,已经延长时长了。」大天使并有回答工藤新一的问题,只是自顾自说着。

 

工藤新一又连着追问了好几句,然而那边却再无回应,他只得作罢。

 

「柯南,怎么了?」黑羽快斗看见工藤新一的眼神放空,有些担心。

 

「没什么。」工藤新一摆摆手。

 

究竟怎样才能做到让黑羽快斗没有痛苦,带着满足离开呢?

 

黑羽快斗似乎并没有察觉到身边的“恋人”脑中想的竟是怎样杀了自己。他用温热的手掌握住工藤新一的手,拉着他向某个方向跑去。

 

04.

 

「所以你带我到这是要干什么?」工藤新一看着眼前涌动着的人群,疑惑道。

 

刚才他已经在脑海中构思了数十种完美完成任务的方式,既然黑羽快斗一直把他往人多的地方拉,那还是再另寻机会吧。

 

……反正也不急。

 

「嗯?按理说恋人之间最常做的不就是看电影吗?」

 

「可是这里人这么多,你确定真的能买到票吗?」

 

「大概…可以的吧。」黑羽快斗的语气带了极大的不确定。

 

「哈?」工藤新一觉得自己快被眼前人一脸的纯良气到了,绝对是装的吧。

 

「我想看《Identity》欸,据朋友说挺狗血,我还想应该不会有太多人看。」

 

「首先,狗血的片你为什么认为我会愿意陪你看?其次就是,情侣间看这种片的几率比看什么好莱坞大片的几率高多了好吗?所以看这个情况,我们还是另寻他处吧。」为什么你的常识还不如我啊,工藤新一真的很想补上这句。

 

「这么一说,好像确实这是这样。」黑羽快斗作若有所思状,点头道。他眯起眼,让人看不透他究竟在想些什么。

 

「现在已经三点多了。」黑羽快斗望向售票的大屏幕道。

 

「嗯,怎么了?」

 

「走吧,还有急事要做。」

 

「唉唉唉?」工藤新一又被黑羽快斗一把扯走。工藤新一的手掌沁出些许薄汗,险些从黑羽快斗手中滑出,黑羽快斗稍稍停下,等俩人并肩,将自己的手指硬挤进工藤新一的指缝间,两人的手就这样呈十指相扣的状态。

 

「你干什么?」工藤新一对于这样陌生的触感有些不习惯。

 

「这里人这么多,怕把你弄丢了。」黑羽快斗的眼里闪着细碎的光,思绪仿佛飘到很远。

 

「再也不会了……但愿吧。」黑羽快斗的声音越来越微弱,以至于工藤新一并未听清。

 

「我又不是三岁孩子,走吧。」工藤新一拉着黑羽快斗向前走去,手上的力道松了些,就在黑羽快斗以为工藤新一要抽出自己的手时,他却加大了手上的力道,让两人的手扣得更紧。

 

「等等,柯南!」黑羽快斗慌乱地挣扎着。s

 

「喂喂,你到底想干什么?」工藤新一半眯着眼看着黑羽快斗。

 

「额…我只是想说,你走错方向了。」

 

啊,感觉被耍了。

 

05.

 

「你说的急事就是这个?」工藤新一觉得眼前这个人真是看不透。

 

黑羽快斗和工藤新一现在正位于一家中型超市内。工藤新一对着眼前的排排货架,他竟觉得有些脑壳疼。

 

今天本来就不知道莫名焦躁,又一次次被黑羽快斗“戏弄”,虽说好像人家也没做什么,但是——就是想狂搓他的狗头泄愤。

 

嗯,这样的发型顺眼多了。

 

工藤新一在将自己的想法付诸于行动后,面对委屈巴巴的黑羽快斗若有所思。

 

「柯南你真是……唉。算了,晚上想吃什么?」黑羽快斗试图捋直自己的乱发,却终是无果。

 

「这倒是无所谓。你别弄了,这样挺好。」

 

「真的挺好?」

 

「嗯。」

 

也说不上来为什么,就是觉得这个样子,确实很好。

 

「不过你真的会做饭吗?」

 

「这是当然了。嗯…晚上喝排骨汤怎么样?」

 

「可以,对了,我要加萝卜。」

 

「好的。」

 

「就一根?你也太小气了吧?」

 

「你是兔子吗?一根熬汤就差不多了。」黑羽快斗有些哭笑不得。

 

「就不能用来做别的菜吗?」工藤新一反驳道。

 

「好的吧。那我去挑一颗西兰花。嗯,再配些什么好呢?」

 

看着工藤新一心满意足地哼着不知名的曲调跟在自己身后,黑羽快斗心底漾起一份暖意。

 

若岁月能在这里无限延长,该多好。

 

06.

 

购物完毕,黑羽快斗和工藤新一各提了两个购物袋往黑羽快斗的家走去。

 

黑羽快斗的家离超市并不远,步行约莫十分钟便到了。

 

黑羽快斗的家从外观上看是一座经典的日式大宅,几十平方米的院子的一角是被乳白色栅栏围起的鸽子房,对面的围墙上挂下大片紫藤萝,不过三月中旬,藤上却已开出朵朵花坠,不若云霞般烂漫,却胜在清新,层次鲜明。

 

「你家还有别人吗?你一个人住这么大的宅子?」工藤新一有些疑惑,普通人住这样的宅子都难免寂寞,更不要说单翼了。

 

「是啊。」黑羽快斗不以为然地回答着,「不过以前还是有那么一个人陪我的。」

 

「嗯?那他现在去哪儿了?」工藤新一听出黑羽快斗的话有些不对劲。

 

「说这些干什么。快进去吧。」黑羽快斗有意搪塞过去,工藤新一也不多问,毕竟那肯定不是什么值得随便提起的回忆。

 

黑羽快斗拉开木门,工藤新一只听得不同于开门的哗一声,随之而来的是大片白色扑向二人。

 

工藤新一不禁吓得一个哆嗦,直到他看清眼前是扑打着翅膀的白鸽才松下一口气。

 

「不得不说你还真是个怪人。」工藤新一看着黑羽快斗放下手上的购物袋,不厌其烦地给每只白鸽喂食。

 

「是吗?话说回来,你要喂吗?他们很喜欢你的。」黑羽快斗对着工藤新一肩上停着的两只白鸽笑出了声。笑的最主要还是一瞬而过的那不知所措的表情,实在是太可爱了。

 

工藤新一摇了摇头,耸耸肩,试图让那两只白鸽离开。然而它们好像不认生,还是安然地立在工藤新一的肩头。

 

「你完全可以撒一大把吃食,让他们自己在地上吃。」工藤新一看着几乎是满庭院的白鸽皱眉道。

 

「这是以前只养这几个大爷的时候的习惯。其他的也没必要这么麻烦。」黑羽快斗将工藤新一的两只白鸽也喂饱,便向空中连撒了几把饲料道,「今天有客人,你们就将就下吧。」

 

白鸽们纷纷扑向地上的饲料,工藤新一肩上那两只也知趣地拍打着翅膀回到屋顶。

 

进房间后,黑羽快斗建议在他做饭期间工藤新一可以去洗个澡,也不至于在家里没事干。

 

虽然在天堂时可以辟谷辟尘,但是这种能力在尘世还是不免打了折扣。工藤新一在初到时已沾上些许泥土,已经刚才那一闹,更是连发间都带了几丝鸽子的羽绒,好在并不显得狼狈。

 

工藤新一看着一样一身尘土的黑羽快斗,挑起眉,「你就打算这样去做饭?」

 

黑羽快斗面对工藤新一一脸你敢这副模样去给我做饭试试的表情最终还是妥协,将工藤新一拉到浴室,两人先后洗了澡,随后黑羽快斗让工藤新一在宅内四处走走,自己则是去做饭。

 

工藤新一总觉过意不去,总想帮黑羽快斗分担些什么,然而却被黑羽快斗连哄带推给轰出了厨房。

 

07.

 

工藤新一在黑羽宅内晃悠着,并且毫不客气地将宅内的的每个房间都看了个遍。

 

也不知是不是因为屋内布局也是典型日式的缘故,总觉得这里很熟悉。

 

不过不得不说,这屋子给人的感觉,完全就是可依靠的避风港。怪不得黑羽快斗愿意孤身住在这里。

 

距离时限应该还有几个小时,要不……等黑羽快斗睡去,再实施行动?

 

和黑羽快斗相处的这几个小时,他只觉得黑羽快斗有时比较古怪,总的来说还是很善良的。

 

但是同时他也感受到了黑羽快斗身边围绕的黑气,按大天使说法,就是被厄运所诅咒的人,这是一种恶魔的印记。虽说单翼天使都拥有各自的能力,然而恶魔缠身的单翼天使不比普通人有抵抗力,甚至会产生更严重的后果——天使坠落。

 

恶魔若是利用天使的身体,足以发动毁灭尘世的极大阵法。发动阵法的代价即是发动阵法的天使本人,对于自私的恶魔来说,它除了忍受肉体撕裂的剧痛以外不会受到任何伤害,这是稳赚不赔的买卖。

 

只是这种事,历史上极少出现,毕竟一般情况下单翼天使身上都会拥有天帝的祝福护体,恶魔想突破这层防护几乎是不可能的。

 

没有这层防护的单翼天使,本身就是不幸的。

 

虽然很残忍,但是也是为了绝后患。

 

果然,有像自己这样幸运到天生能自身补全自己生命的单翼天使,就会有黑羽快斗这样注定不幸的单翼天使。

 

实在是太残忍了。也正是这样,自己才不忍下手,才会有陪他、让他展露笑颜的私心吧。

 

工藤新一仍然在黑羽宅中走着。只是偌大的宅中他显得那样渺小,渺小到什么也做不到。只有脚踏在木制地板上的声音回荡在走廊而已。

 

为什么明明是天使,却做不到救赎,只能毁灭呢?

 

08.

 

「柯南!柯南!可以吃饭了!」黑羽快斗的叫喊声隔着道道木门传到工藤新一的耳中。

 

工藤新一此时正在黑羽宅的书房中,翻看着书桌上凌乱的书稿。听见黑羽快斗的声音后,他手上的动作顿了顿,似乎是犹豫是否应该继续看下去。然而黑羽快斗愈来愈近的脚步声打断了他的后续行动,工藤新一不得不离开书桌附近。

 

好像……看到什么不得了的东西啊。

 

「终于找到你了。」黑羽快斗看到工藤新一的瞬间,松了口气,笑道,「我还以为你走了。」

 

「怎么会?就是…找到了有趣的书,看入迷了。」工藤新一回应道。

 

黑羽快斗歪了歪头,却没说什么,只是转过身,往回走。

 

「快跟上,不然菜都凉了。」

 

工藤新一讪讪地跟上黑羽快斗。

 

饭时黑羽快斗一直无言,工藤新一也不知该说些什么,两人只是闷闷吃着饭,最终还是工藤新一先妥协于这尴尬的气氛,小心翼翼开口道:「是不是我乱翻你东西,你生气了?」

 

黑羽快斗抬起眼,疑惑地看着工藤新一,问道:「这怎么说?」

 

「你不是一直不说话吗?我还以为……」

 

黑羽快斗噗嗤笑出了声,他摆了摆手道:「没,就是我不习惯吃饭的时候聊天,以前有个人和我吃饭的时候边说边聊,一个激动两个人都咬了舌头,后来就自然而然都养成了吃饭不说话的习惯。」

 

「啊这样啊。」工藤新一在天堂并没有过吃饭的经历,难免会误会。毕竟天堂里的天使,不如人间能有电视、网络什么的以供娱乐,大多都养成了一群人在云端趴着看人间碎碎念的习惯。

 

以前还很嫌弃他们的话唠,现在倒是怀念起来了。

 

其实…也是自己想和黑羽快斗讲话吧。想知道更多关于他的事。

 

「我们以前是不是认识?」工藤新一思忖许久,还是决定不瞒着。

 

「啊?」黑羽快斗眼里闪过难以捕捉到的惊诧。

 

「我看到你桌上的画稿了。你画的那个人……和我很像。」

 

「……你忘了吗?我之前说的梦,所以我画这些,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吧。」

 

工藤新一试图从黑羽快斗脸上寻出说谎的痕迹,却只是无用之功。

 

「真的是这样吗?」可是旁边明明还有文字。

 

——在初见的樱花林,这是第六年

 

——全程吐槽电影,实在是无聊

 

——上次用萝卜雕了一朵玫瑰,结果成就...嗯...现在整天讨胡萝卜吃的蠢兔子…

 

真的……不认识吗?

 

工藤新一并不相信那些画稿只是黑羽快斗的臆想。

 

况且一旁还有熟悉的笔迹批注着。

 

——啊当初怎么就遇到这么麻烦的家伙。

 

——明明吐槽得很开心 就是吵到一旁的小情侣了

 

——胡萝卜对身体好!

 

工藤新一嘴上是停下了对黑羽快斗的追问,然而心中肯定了自己的猜测。

 

心里本就怀抱的愧怍和酸楚,在大致猜测到两人的关系后愈发强烈,工藤新一觉得自己几乎无法直视黑羽快斗。

 

只是,黑羽快斗这家伙,怎么还笑得出来,还笑得那么好看……什么都不知道的傻子。

 

09.

 

饭毕,已是傍晚。两人坐在紫藤萝下的藤椅上,继续着无边际的聊天。

 

工藤新一醒来时已是八点多,两人竟是在太阳落山时睡着了。也难怪,看着天空中晕染开的红,以及被微暖的光所包围,换作任何人都会只想慵懒地躺在这样的景色下休憩。

 

工藤新一看向黑羽快斗,围墙边被小小的灯点缀,发出温黄的微弱的光,却给黑羽快斗蒙上一层金边。

 

黑羽快斗好像是睡熟了,但他的睫毛轻颤,好像睡得并不安稳。

 

 

工藤新一像是下定决心,蹑手蹑脚地站起身,走到黑羽快斗身边。用手轻轻拂过黑羽快斗的碎发,细细看着黑羽快斗的脸。

 

我会好好记住你。从今以后,即使所有人都忘了你,还会有我记着你。你的存在永远无法被抹去,这是我唯一能为你所做的。

 

工藤新一凑近黑羽快斗,将自己的额抵着他的额,右手凭空画着阵法,瞬间黑羽宅内各个角落都有字符亮起,闪烁着纯白的光。

 

工藤新一继而在黑羽快斗的唇上轻点,此时屋顶上的白鸽突然全数惊起,向四方飞去,空中降下片片纯白的羽毛。

 

工藤新一拉开两人间的距离,望着黑羽快斗,在看到空中羽毛靠近自己的那一瞬,他终是咬咬牙,转身离去。

 

「新一,再见。」工藤新一猛地转回头,却见一片羽毛恰巧落在黑羽快斗身上。

 

「你……」黑羽快斗的神色并无改变,但工藤新一知道,那片羽毛现在一定是在撕扯黑羽快斗的灵魂。

 

更多的羽毛附在黑羽快斗身上,他很快被羽毛湮没了半个身子。

 

好像记忆的闸门突然被打开,回忆如洪流涌入工藤新一的脑中,他顾不上席卷而来的晕眩感,扑向黑羽快斗,然而随着一阵风吹过,藤椅上的羽毛尽数被吹散,黑羽快斗也不见了踪影。

 

他,一直都知道的吧。是啊,他作为单翼的能力就是读心,虽说不能准确了解他人内心想法,但是聪明如他,一定也能猜个大概吧。

 

被大天使诛杀的时候也是这样,这家伙不惜和恶魔签订契约,用禁术用自己的左翼补全我生命的残缺,把自己弄得那样狼狈真的很好玩吗?

 

明明都有能力保护自己,为什么在和对方在一起的时候总是会遍体鳞伤呢?

 

啊,栖息在我心中的身影,真的可以被消去吗?

 

我从未忘记你,无论是那份微笑还是温暖。

 

你真的不明白吗?我不想一个人为这注定无情恸哭的命运心碎。

 

你是我的第一份爱情,也是我此生的唯一。

 

即使是无法寄达的心愿,也早已无法停止。

 

直到身心枯竭为止,这份爱,至死不渝。

 

那就是我活着的证明。

 

感受到上方的波动,工藤新一抬起头,望着大天使,眼里带着决绝。

 

既然彼方可见春雷,那么就掀风起雨吧。

 

 

 

 

10.

 

工藤新一迷蒙地睁开眼,眼前是黑羽快斗放大的脸。

 

那样不真实的画面涌入脑海,明明不曾经历过,却那样痛彻心扉。

 

「你还活着!?」

 

「哈?你说什么?」

 

 

工藤新一紧紧搂住黑羽快斗,在他的耳边轻快地道:「没什么,只是醒来觉得甚是爱你。」

 

「这个套路我昨天已经用过了!」

 

「嘁。」

 

 

 

他们的故事还很长,愿他们能一直书写这未走完的结局。

 

 

 

 

「怎么想到让他们就这样做凡人的?」大天使站在天帝边问道。

 

「我觉得,这样挺好。」

 

「这样确实挺好,这两个孩子是很好的接班人啊,这回我又要忙几千年才能找到下一个有缘人了吧。啊,又要忙又做了恶人,真是的。」大天使一番往常的冷淡模样抱怨道。

 

「别闹脾气了,下次带你去吃人间的美食作补偿吧。」天帝宠溺地看着大天使,揉了揉他的脑袋。

 

「好的吧。唉,真是敷衍。」

 

……

 

——Fin.——

 

 

评论(12)
热度(137)
Top

© 汐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