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汐愿 -淡圈ING
不太会说话 如有所得罪请见谅
吐槽捉虫请不要客气 有事请戳Q1840073686

 

【快新】Will You Heal Me 「13-16」

*ABO设定 架空向

*OOC预警

*私设如山

前文请走
01-05     06-08     09-12

13

「My Detective?要不看这个怎么样?」

黑羽快斗看见工藤新一手里的盒子愣了愣,说道:「还是别了吧…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部片的情节很无趣的。」

「哦?」工藤新一眯起眼睛,完美地掩饰了他望向黑羽快斗时眼底那如猛禽盯着猎物的锐利目光。不同于他人伪装时不敢直视被骗者眼睛的习惯,黑羽快斗则是一直盯着那人,故作镇静,这反而成为了他多次被工藤新一识破的原因。

「这部片大概是讲述一个侦探和他的助手一起破案,在一次案件中侦探被黑帮盯上,遭到追杀,助手救了侦探一命,侦探爱上了助手,却收到了助手的结婚邀请函。大概就是这样,大学室友送的,实在是没什么意思。」

「……就看这个吧。」工藤新一假装没看到黑羽快斗放在膝盖上紧握着的双拳。

把碟片塞进放映机那段时间,工藤新一是得意的,一副胜利者的模样,不出他所料,碟片里记录的根本不是黑羽快斗所述的狗血剧情,但很快他就笑不出来了。

画面刚开始拍摄的是一个陌生的房间,大概是什么人的卧室。大概是从房间书桌上的某个角落拍的,画面上只有桌面和上面零散的几支笔和一沓书。

很快画面上多了一张床铺,大概是被什么人调过了角度。

很快右下角出现了一个少年的身影匆匆闪过,紧接着是门内被打开的声音。

「小偷先生的房间没有想象中华丽嘛。」一个少年的声音响起。

「再怎么说我也只是个普通高中生嘛,能做到不凌乱已经很好了。」相近的声线,却是截然不同的气质。

工藤新一的面部表情凝固了,这竟是他和黑羽快斗吗?还是说只是黑羽快斗一人在伪装?

很快后者就被否决了。因为画面上出现了两个穿着大衣的少年,虽然画面并不算清晰,但很明显,那就是工藤新一和黑羽快斗。

黑羽快斗将工藤新一那把他包裹得严严实实的围巾解下,挂在落地衣架上。两人解开大衣的扣子,在床沿坐下。

一开始只是黑羽快斗自顾自地说着在江古田高校的趣事或是抱怨着学校的不解人情,工藤新一偶尔搭几句腔,接着就是聊着最近学业上的问题,关于高考的改革以及对于未来的打算。聊天内容看似并没有什么,只是朋友间的普通谈话,但这放在工藤新一和黑羽快斗身上就不太对劲了,更何况画面上的两人很明显均伸出一手相叠在一起。

接下来发生的事,让工藤新一登时傻眼。

只见画面中的工藤新一突然敛起笑容,望向黑羽快斗,说道:

「快斗,你觉得,我们的未来会是怎样的?」

黑羽快斗也静了下来,将另一只手也搭在两人相叠的手上,郑重其事地回答:

「我想……」

突然画面时不时出现雪花屏,黑羽快斗的话也因此残缺不全。

「……我们一起抚养孩子长大,然后一起……走向生命的终结。虽说…………我们的羁绊绝不比……」

14

「够了!」黑羽快斗上前将放映机关闭,直起身径直向他的卧室走去。

「黑羽快斗你不解释下吗?」工藤新一站起来喊道。

总有人说他情商低,他也不屑于去反驳,他很明白对于自己的事他情商确实算不上高,但是这不代表他看不出来视频里的两人明显是在交往。

「你……不是都已经看到了吗?我早就想问了,你是故意来羞辱我的吧。」黑羽快斗转过身喊道,他的眼眶已经泛着微红,「当初发了个你要离开一段时间的简讯就断了音信,现在还假装不认识我?」

「你在说些什么?」

「你难不成还是失忆了?」黑羽快斗用并不友好的语气说道。

说罢两人均是一个激灵。

「我\你真的失忆了?」两人同时开口道。

黑羽快斗用眼神示意工藤新一先说。

「我……确实对高二下半学期没有太大印象,对碟片里的内容也完全没有印象了。」虽然对于工藤新一来说,黑羽快斗是他只认识几天的朋友,但怪盗基德在他心里已算得上是可以托付性命的宿敌兼挚友,他还是选择坦白。

「别告诉我你那么多年都没有发现这点?」

「我不记得的只有高二下册的一段时间,也没有刻意去回忆,怎么会发现?」工藤新一反驳道

「我暂且信了你没撒谎,我想你也没那个必要。」黑羽快斗停下脚步,回到沙发边,并没有坐下,只是靠在一旁的墙壁上,双手环胸,静静地看着工藤新一。

「那……你介意给我讲讲以前的事吗?」工藤新一以前也很少会去仔细回忆高二的事,也就没有发现缺失一部分记忆。

「这……一时间也说不完……等等,我突然想到一些可能导致你不记得那些事情的原因。」

「说。你想到了什么?」工藤新一抬起头直视黑羽快斗,眼里闪烁着期冀的光。

「当时我们着手对付组织的事,你整日操劳,睡眠时间一天甚至不足三个小时,身体极度劳累,等待计划实施的时候,心理上又有极大的压力,很有可能造成你记忆力的减退,对那个时期记忆模糊。」

「你的意思是那段记忆找不回来了?况且这也说不通,记忆力减退不代表我会忘记那段时间的一切。」

「不,这只是其一。至于找回记忆我想还是有机会的。新一你还记得手冢教授在课上讲过的吗?你这种情况也有可能是一种心理疾病。记得和你在一起期间,你已经初步分化了,当时我确确实实感受到了你的信息素,而现在你却是个Beta。」

「这么说来,我不知为何没能散发出来的信息素和我的记忆空白有关。是Lack of Pheromone?」

「很有可能。AOLP,是刚分化的Alpha或者Omega在某种刺激下可能会导致信息素闭塞,表面上与Beta无异,其余症状轻则部分记忆缺失,重则持续警惕性提高,以及对刺激相似场景回避。」

「这种刺激可能是来自精神上的,也有可能来自……」

「药物上!」两人再次异口同声道。

15

「这么说一定是APTX-4869了……看来我需要再去找灰原一趟。」

「你打算什么时候去?我送你。」

「你不介意我忘了那么重要的事吗?」工藤新一想通了之前的事,黑羽快斗是怨着他,才会在大学躲着他,五年时间则足以淡忘前事,成为室友后,才得以正常相处。他本以为自今天以后两人没法再像先前那样相处,却没想到黑羽快斗却提出……还是说这是他绅士的礼节使然吗?「呵,不需要了,过几天我会搬出去,在我找到新的住处以前,还要拜托你忍耐几天。」

「你在说些什么?」黑羽快斗疑惑道。

但聪明如他,怎会理解不了工藤新一的想法。他轻笑一声,凑到工藤新一跟前,用食指抵住他正欲说些什么的唇,又将转而抬起工藤新一的下颚,用拇指摩挲工藤新一算不上水润却柔软细腻的下唇。

工藤新一的理智叫嚣着推开黑羽快斗,但却终是没有付诸行动。几天来的相处,黑羽快斗的搞怪又不失温柔已经触动了他心底的那片柔软,加上从前并肩作战的默契,说不喜欢这个青涩却强大的Alpha是不可能的,只是骄傲如他,纵使能接受身为人下,却绝不能忍受来自男性Alpha这样看似调戏的挑逗举动。

在工藤新一下定决心推开黑羽快斗之前,他便用双臂环住了工藤新一的颈,整个人倒在工藤新一身上,带着令人心安的气息的Alpha,却孩子气地在工藤新一怀里蹭蹭。

「做人可不能这样的啊,名侦探。」黑羽快斗的声音闷闷的,却是怪盗基德的撩人声线,听得人耳根发麻,「是你忘了我的,我当然要帮你恢复记忆,至少要让你好好想我道歉才行啊。」

工藤新一抽出被黑羽快斗压在身下的手,小心翼翼地环在他的腰边,只是环了个圈,甚至未接触到黑羽快斗的衬衫布料。

「况且……我还喜欢着你。」黑羽快斗感受到工藤新一的小动作,凑到他耳边一个词一个词地说道。灼热的气息喷在工藤新一的耳边,和黑羽快斗冰凉的指尖形成鲜明对比,就在此时工藤新一的心脏跳得更快了。

他笑了,「好,等我恢复记忆,要来找我这个忘了你的混蛋算账啊。」将手环起的圈缓缓缩小,将黑羽快斗整个贴近自己的身体,薄薄的衬衫根本掩饰不住两人心脏的跳动声,声音都是浅浅的,跳动频率很相近。

16

黑羽快斗和工藤新一就这样毫无征兆地在一起了。

两人心照不宣地没有给任何人宣布这件事,好像他们一直在一起。

事务所的工作很忙,黑羽快斗诊所的工作也算不上轻松,两人相处的时间极短,只有晚上睡前的那几个小时,正处热恋期的两人早早将先前的插曲抛在脑后,也没有记起要去找灰原哀。

这样的状态持续了将近一个月。

—TBC—

昨天没更真的很抱歉啊

以下依旧是碎碎念
昨晚群里一直在斗图 跑去围观了 结果字没码多少orz
其实敲到16的时候感觉可以直接打个END哈哈哈
这章OOC会挺严重emmm希望可以有小天使帮忙纠纠错 对了LP那里是百度翻译的 求轻拍
这大概算是撒糖?
顺便问句 旁友们扩列吗??基友跳坑了 找不到人和我一起吹快新研究新坑了orz

评论(9)
热度(64)
Top

© 汐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