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汐愿 -淡圈ING
不太会说话 如有所得罪请见谅
吐槽捉虫请不要客气 有事请戳Q1840073686

 

【快新】Will You Heal Me 「09-12」

*ABO设定 架空向

*OOC预警

*私设如山

前文请走
01-05

06-08

09

工厂里不知是谁在拼命的敲着紧闭的卷帘门。

嘭嘭嘭。

这里没有任何出口,除了这扇门,只剩下四周墙壁上约莫两百平方厘米的透气用小窗。没有谁能逃离,单凭一个人的力量是打不开那扇门的。

工藤新一并不愿做无用之功,但他别无他法。

二十分钟前。

工藤新一睁开眼便是身处一个水泥房间内,借着房间顶忽明忽暗的昏黄灯光发现这里空无一物,只是个单纯的长方体内部,四周的墙上是片片血迹,有喷溅去的,有浸染开来的。

工藤新一所在角落的正对面是一扇赤褐色的门,他直起身向那儿走去,门把手锈蚀的很厉害,不知里面的锁情况怎么样。

轻轻扳下门把手,向前推去,门上有什么簌簌落下,虽然不知那是什么,但可以知道那绝不是铁锈!工藤新一将门推至能容自己出去,便蹲下身捏起少量粉末,这种触感……这门上竟是被干枯的血块所覆盖吗?

工藤新一皱了皱眉,侧身离开了这个房间,好不容易适应昏暗灯光的眼睛,在来到外面的瞬间,只能看到一片漆黑,调整呼吸,慢慢接受被黑暗吞噬的感觉,借着小窗透出的点点月光依稀辨别出面前的景象。

面前的走道通向楼梯,绕着圆筒状的建筑内部螺旋向下直达底部,细看会发现,建筑内部还有很多这样房间,楼梯实际上分为一段段,连接着各个房间前面的走道。

这里似乎是螺旋的尽头,工藤新一决定向下走去,一开始路过的房间的门大多是紧闭着的,并无异常,再下两层,他发现一个虚掩着的门,里面透出光亮。

工藤新一走上前,透过门缝望向房间内部,四面灰白的水泥墙上被密密麻麻的血字布满,地板却是被拖拽的长长一道血迹直通门外,顺着血迹一点点向外转转身,猛地与一双眸子对上,惊得工藤新一向后退了几步。

那是个满身是血污的人,散发着凛冽的Alpha气息,带着敌意与杀气。

那人以一个奇怪的走姿向工藤新一靠近,上半张脸被掩盖在阴影之中,露出狰狞的笑,右脸下方像是被猛兽撕咬过,血肉模糊,甚至还在不断的滴血,脖颈部位有一道结痂的长伤疤一直蜿蜒至褴褛的衣襟下。

工藤新一当机立断转身向下跑去,那人的行动速度并不快,很快便被甩在身后。

工藤新一噌噌下着楼梯,年久失修的铁质楼梯似乎是难以承受如此重的踩踏,发出危险的警告声。

吱呀吱呀。

终于到底了!

工藤新一踏上最后一段楼梯,但那段楼梯比明显前面几端使用的更多,被侵蚀的更为严重,终是不堪重负直接坍塌。

工藤新一重重摔在地上,正欲站起,头顶的楼梯又坍塌了一段,是那个血人摔下来了,好在还有上面的楼梯接住了他和大体积楼梯残骸,才没有导致他掉在工藤新一身上,但是随之落下的小型楼梯残骸却透过上下楼梯间的空隙砸了下来。

一段貌似是楼梯扶手的铁棍直插入工藤新一的小腿,血霎时间浸染了他的牛仔裤。

「唔嗯…」一阵闷哼后,工藤新一忍痛拔出了那段铁棒,用手肘撑地,吃力地向门口挪去。

卷帘门是紧闭着的,一旁其实是有开关的,只是已经被破坏的不成样子。

工藤新一拼命敲击着那铁帘,终是无果。

那血人越来越近,越来越近了!

他明显也受了伤,腹部被一块铁片贯穿,血汩汩向外流着,然而他却毫无知觉似的走着。

「咯咯咯咯……」没等反应过来,那血人已出现在工藤新一的面前,对着他幽幽地笑。

工藤新一闭上了双眼,静静准备接受接下来的一切。

再忍忍,很快就会结束了。

他被自己脑海里突然浮现的这一想法惊到了,莫非,这个真实到可怕的梦境,以前也经历过吗?

10

「新一,新一,该醒醒了。」

紧闭着的眼再次睁开,眼前是一片光明,亮得刺眼,激得工藤新一又闭上了眼。

过了约莫两分钟,再次缓缓睁开惺忪的睡眼,这次终是适应了这光亮。

「终于醒了,今天你也要去¾事务所工作了,可不能再睡懒觉。」此时的黑羽快斗已经褪下了居家服,穿上平整的白衬衫,正打着领带。

「赶紧洗漱下,早餐我放在餐桌上了,我在客厅等你。」黑羽快斗见工藤新一起了身正揉着他的乱发,于是边往外走边喊道。

工藤新一见黑羽快斗离开,用右手捂住脸,叹了口气,昨晚大概又是做噩梦了吧。

自高三起工藤新一就开始做这样的噩梦,说是噩梦,实际上他对梦境内容并无过多印象,只是每次醒来都有一种像是从泥沼里脱身那种劫后余生的感觉。

心脏砰砰砰跳得厉害,浑身被汗水浸透,实在是难受。

拖着沉重的身子到了卫生间,虽已入秋,气温却为未降下来多少,舒爽地冲了个温水澡,洗去满身粘腻,也涤尽从梦中带出的不安惶恐。走到餐桌前时已是那平日里神采奕奕的工藤新一。

11

吃过早餐,便看见了一旁坐在沙发上的黑羽快斗,以前一向是等自己起来,黑羽快斗已经离开,留下餐桌上温热的早餐。

此时的黑羽快斗翘着二郎腿,玩着手机,形象却是和先前见过的截然不同,一头乱发被梳成三七分,三分头发被撩到耳后,剩下七分则是任由它遮住一只眼,却不显不庄重,反而增添了几分成熟。

「斯文败类。」工藤新一说道。

「嗯?你说什么?」感受到来人嘟囔了句什么,黑羽快斗抬起头望向工藤新一。

「不,没说什么。」工藤新一抬起头,勾起嘴角,投以一个无害的微笑。

「真的吗?罢了,要迟到了,赶紧走吧。」黑羽快斗明显不信,但看看表发现已经不早了。

两人匆匆到楼下,黑羽快斗示意工藤新一让他跟着自己。

跟着黑羽快斗在公寓楼间拐来拐去,来到一个停车场,只见黑羽快斗径直走向一辆暗金的夏利,工藤新一吹了声口哨,问道:

「真是没想到你还有车。」

「你以为我为什么沦落到租住这种地方,还不是为了这辆车。」黑羽快斗用车钥匙打开了车门,熟练地坐进驾驶座系上安全带。

「我倒是觉得租这里的房子挺好,旧是旧了点,但内部倒还不错。」工藤新一坐进了副驾驶座,环顾着车内补了一句「可比买这车划算多了。」

「嘁,那你下去吧,我不载你了。」黑羽快斗做作地说道,任谁都能听出那只是句玩笑话。

「再废话可就真的要来不及了。」工藤新一系着安全带笑道。

12

结束一天的工作回到公寓的工藤新一简直要累到瘫下,今天服部遇上了个难缠的案子,委托人不放心把案子交给工藤新一这个「新手」,他只得一一将自己的思路讲给服部平次听,从而使服部平次从瓶颈中解脱。

「回来了?」是黑羽快斗的声音,他怎么那么早回来了?

「嗯,你…怎么回来那么早?」

「哦,我和酒吧那边商量过了,一三五休假,以后二四六就要拜托你来做饭了哦。周日的话就出去解决吧。」

「没问题。」

两人花了整整一小时解决完毕黑羽快斗烧的一大桌子菜。工藤新一吃罢走向沙发瘫坐在上面,对黑羽快斗说道:

「黑羽,下次别做那么多了,浪费。」

「知道了,再说,新一你明明吃了很多啊。」饭饱后黑羽快斗的声音愈发慵懒「呐我们看点什么吧?」

黑羽快斗走向电视机下的矮矮柜台,打开抽屉抱出一盒碟片。

「想看什么,随便挑。」黑羽快斗将他的「珍宝」放在茶几上,拍拍胸脯自以为豪气地让工藤新一挑选碟片。

工藤新一将那盒子搬到腿上,一张张翻看着上面的标注。

「深夜食堂……菊次郎的夏天……萤火之森……没有悬疑类的吗?」工藤新一抬起头望向黑羽快斗,看见他瞬间泄了气摇摇头的样子,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低下头继续翻找着什么。

「欸?这是什么……」

工藤新一抽出一张装在透明盒子里的碟片,盒子上的标签上赫然写着「My Detective」

—TBC—

以下碎碎念
现在这个进度可能要被拖成中篇啊…绝望
新一的梦境那里其实已经脑补出动画了 可惜能力不够写不出来
开启日更模式 碎碎念都憋不出来了
话说在文里新一的性别还没有明确点出来 真是失败的ABO orz我怕是没救了
虽说第二更没什么人看 还是要继续下去
不过修文可能要等以后了 要是现在不把正文写完 恐怕是要坑…
我不能再挖坑不填了「请记住这个flag 我以后会打脸的」

评论(5)
热度(55)
Top

© 汐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