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汐愿 -淡圈ING
不太会说话 如有所得罪请见谅
吐槽捉虫请不要客气 有事请戳Q1840073686

 

【快新】Will You Heal Me「06-08」

*ABO设定 架空向

*OOC预警

*私设如山

前文请走
01-05

06

「不愧是工藤君,比预约定的时间早了0.015秒。」

「探!说了多少遍,不用掐那么准。都是熟人,还计较这些?是吧工藤。」服部平次揽过工藤新一引导着他向白马探对面的空座位走去。

这两位的关系可真是好呢。

之前担心的状况终于发生了,果然这就是一个朋友聚餐,但是重点在于只有他们三个人。

「喂喂,我说,你们俩。就那么喜欢找人在你们身边发光发热?」

没错,白马探和服部平次是一对情侣,虽然同为男性,但是在这个社会里这已经不是稀奇事了。白马探是个Alpha,而服部平次是Beta,虽算不上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却也一直令人羡慕。

「怎么会?对了,探,把你朋友叫出来让工藤认识一下?」带着关西腔的尾音显得格外鲜活。服部平次说罢,白马探掏出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

随即三人座位旁边响起了音乐,一位西装笔挺的男士走了过来,抢过白马探的手机,摁了挂断键。

「白马你过分了啊?明知道我在工作。嗯?新一?」

「Kur…你们俩……已经认识了?」服部平次挠挠脑袋,有点想不通。

「看看工藤君填的地址就大概知道了,和黑羽君是同小区同幢楼,你们俩现在大概是邻居吧?」白马探伸手在桌上拿了一杯鸡尾酒抿了小口。

「不,我们是室友。」工藤新一回答道。

「咳咳咳……什……什么?」白马探好像很震惊的样子,被呛到说不出话来。

「你们俩住在一起?」服部平次望向黑羽快斗的眼神不太对劲,黑羽快斗却回以一个肯定的眼神。

他们有事瞒着我。工藤新一并不笨,很快发现了这点。

「呐,黑羽,你在这儿干什么?」

「啊,我晚上会在这边的小舞台表演魔术,偶尔帮店里点忙。」

「你和服部他们认识?」

「额……工藤,是这样的,探和黑羽是高中同学,还算熟。现在又在同一个城市所以就约他出来,想着大家见个面。」服部平次站出来解释。看样子说的是实话,但肯定不是全部的事实。

「这样啊。」工藤新一并不打算在这里深究,以后有的是时间让他查清楚他们到底隐瞒了些什么。

「你们先聊着,我去和店长说下,我今天早点结束。」

「快去快回。」服部平次向黑羽快斗远去的身影喊道。如果黑羽只是白马的高中同学,再依据服部之前说的「你朋友」这一称呼,就算服部再自来熟也是不可能这样和黑羽说话。真是漏洞百出。

几个人就这样都怀抱着各自的心事结束了这场小聚会。
 
 
07
 
 
回家的路上。

起初,黑羽快斗和工藤新一并无过多地交流,只是默默并肩走着,时不时搭些话,聊些有的没的,大多是黑羽快斗挑起的话题。

「黑羽,你是在那间酒吧打工吧。」工藤新一开口问道,带着疑问语气词,却依旧是陈述句的语气。

「对,晚上在这,白天还有别的事。」

「按理说,以你的能力,要是去做职业魔术师,大概早就已经功成名就了。既然晚上在这表演小魔术,看来你是做了别的。」得到肯定回答的工藤新一继续追问。

「我……白天在一个长辈的诊所做心理咨询。」

「大学修的是心理学?我想以你的能力,上的是东大。」

「额,对。」

在路灯暖黄色的灯光下,那湛蓝的眸子还是一如既往的清明,使黑羽快斗不自觉吐了真话。

「我也修过心理学,怎么从没见过你。」

「这在大学里很正常吧。」

「别开玩笑了,都是一个系,总会有那么几节课遇到的,再说,以我的观察力,不可能发现不了和我长相相似的你。」

黑羽快斗深知瞒不下去,只得承认。

「是,我当初上大学时,每次遇到和你上同一堂课,就会带上口罩或坐在角落,避免被你认出来。」

「怪不得服部和你早就认识,是他把我的选课信息透露给你的吧。暂且不提他为什么帮你,你又是为了什么?难不成是怕我指认你就是怪盗基德?这我真的不能理解,前段时间成为室友那天,你坦然承认了你的身份对吧。小偷先生,你扯谎的能力退步了。」工藤新一的脸色并不好,被好友欺骗的感觉并不好受。

「既然你这样咄咄逼人,也不过是虚张声势,你是推理不出我们究竟隐瞒了你什么。我大可告诉你,反正也不是什么大事。」

黑羽快斗一步步向工藤新一走去,一向敛起信息素的他此时此刻却放出了强大的Alpha的威压,纵使是对信息素并不敏感的工藤新一也感受到了空气变得沉重压抑,以致难以呼吸,隐约感受到身体里有一种冲动,发自骨子里想要反抗的冲动。

一步,两步,只是不快不慢的步伐,伴随着清脆的皮鞋鞋跟踏在地上脚步声,氛围却是愈发凝重。

08

「啊!」一声尖叫穿过小巷,在偌大的空旷街道上显得格外刺耳,打破了两人之间的紧张气氛。

工藤新一皱了皱眉,望向一旁的小巷深处,看不见尽头,散发着诡秘的气息。

「我们去看看。」黑羽快斗停止了继续向外泄露信息素。

两人跑向那声尖叫的穿出的方向,没跑多久便看到一个身影向他们踉踉跄跄跑来,是一个Omega。

在这个几乎所有Omega都伪装成Beta的社会,平日里唯一能感受到的就是精英Alpha散发出来的信息素,Omega甜美的味道大概只有在家里能体验,然而眼前那人却明显的是个Omega。

因为,她正在发情。

见到黑羽快斗和工藤新一的瞬间她有些愣神,步伐也停了下来,虽说也有是否要向前再跑的犹豫,但更多的是乏力感席卷了她的全身。

后面穿来微弱的脚步声,随着时间推移,愈来愈响,有人靠近了。

那个女性Omega吃力转头向后望了望,咬咬牙,上前扑到身上还残留着Alpha信息素的黑羽快斗身上,用仅存的理智说道:

「救救我……」

工藤新一上前一个手刀击昏了那人,从黑羽快斗手里接过她,并用眼神示意让他专注对付接下来要出现的人。

「真是的,明明都被迫发情了还能跑这么远,难得让爷遇上个Omega,怎么可以让他跑了?」一个男性的声音传过来,低沉性感的嗓音却配上这样的话,实在是令人作呕。

「你是在找她吗?」黑羽快斗说道,并指指后面被工藤新一扶着肩膀在墙边靠下的娇小女子。

顺着黑羽快斗所指看过去的那男人看到了一直在追着的女子,顺着肩膀上那指节分明在微弱光线下仍显白皙的手向上看,是个清秀的少年面容。

再看看面前那个明显护着那两人的瘦削少年,男人高兴地吹了声口哨。

「小子,你也想挡着我?顺带一提,为了给你的不自量力一点教训,你的Omega我也收下了。」

黑羽快斗暗自握拳,却没急着出招,只见那男人径直冲了过来,看起来气势很足,却是虚有其表,这种攻击怎么能打到人呢?

本想轻轻一个侧身躲过男人的攻击,却意识到身后的两人,快斗只能用一手掌背推开男人挥过来的拳头,使它偏离原本的轨迹,另一手握拳打向那男人毫无防备的腹部。

男人的拳头终是擦过黑羽快斗的另一侧脸颊,但同时他也被黑羽快斗一拳打得直不起腰,本想乘胜追击,却感受到了身后人的靠近,黑羽快斗自觉退到一边。

那人疼得龇牙咧嘴,抬起头却看见之前后方那少年站在他面前,一个高踢腿将他踢得向后呈一个半月形弧线头着地倒下。

「看清楚了,我不是Omega。」工藤新一蹲在那男人身边淡淡说道。

「我已经通知了警察,他们马上回过来,看这样子这人一时半会儿起不来,我们先送她去医院吧。」工藤新一站起拍拍身上的灰,转头对黑羽快斗喊道。

送那女子到了医院后两人说明了情况,护士也表示会通知警察等女子醒后来录口供,黑羽快斗和工藤新一便离开了。

这一路上两人没再提起之前的话题,黑羽快斗也没有再挑起什么话题,两人沉默着回到了公寓。

今晚,对于这两人来说都将是个不眠夜。

黑夜里,不知是谁打通了电话。

「有变故,计划整体还算顺利,请放心。」

—TBC—

希望能保持日更吧……😭

以下碎碎念
一开始预想的五千字以内完结果然是不存在的 orz
不得不说上篇评论注意点全在清水上|・ω・`)想说可以吐吐槽纠纠错啊什么的或者猜猜新一的性别什么的??
OOC有 顺带一提 本篇斗子那一瞬间没有黑化!

评论(7)
热度(64)
Top

© 汐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