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汐愿 -淡圈ING
不太会说话 如有所得罪请见谅
吐槽捉虫请不要客气 有事请戳Q1840073686

 

【快新】Will You Heal Me「01-05」

*ABO设定 架空向

*OOC有

*私设如山 欢迎捉虫

01

工藤新一拖着行李箱,站在一个锈迹斑斑的楼梯前若有所思。

「我真的要在这种地方住下吗?」

答案是肯定的。

工藤新一刚从东京大学毕业,大学期间修的是综合法学和心理学,东京本有无数事务所向他抛出橄榄枝,然而都一一被拒绝。

就在所有人以为他毕业后会去东京警视厅算是重操旧业之际,他却不声不响地离开了东京。

工藤新一来到了一个全新的城市,在这里他的知名度并不高,甚至没有一个认识的人。正是因为如此,他选择了这里。

就这样,他孤身一人来到了这儿,只是匆匆和父母说了一声,初来乍到,也顾不上找工作,首要之急是租一套房子。

只是这个城市虽然不如东京,却也是房源紧张。再加上工藤新一并不打算刷父亲的卡,预算不够,也增加了租房难度。他只得寻找室友,与人合租。

大概是运气好,正巧有个应届毕业生也在寻找合租室友,中介立即介绍了两人认识。

本应先互相了解,工藤新一却觉得自己不过是找个落脚的地方,能住就好,室友只要不是穷凶极恶的人、女孩子或是Omega,都是可以接受的。对方也表示不大介意,于是他就直接来到了那人所租的房子。

也就有了刚才一幕。

02

工藤新一拨通了室友的电话,再三确认自己没有走错地方。刚挂电话,便听到前方传来吱呀吱呀的声音——有人下来了。

「工藤新一对吧?」下来的是个穿着衬衫的少年,虽然处于高位,但乱发还是遮住了他的眉眼。

「嗯,你是……黑羽快斗?」

「来吧 我带你上去。楼层不高,上去就是了。」黑羽快斗接过工藤新一手里的行李箱向楼上走去。

「那个……你先上去我马上就跟上来。」

黑羽快斗有些疑惑,却也没说什么,只是提着行李箱蹭蹭上了楼梯。站在玄关等了好一会儿,从门里探出头也没见工藤新一出现,他便先将行李箱放在屋子里,又出了门。

未到楼道口,他听见了微弱的脚步声,喂喂,不至于吧,走这金属楼梯的声音可是出了名的大,他走的是有多慢?这名侦探追自己的时候可没有这么慢过。

心里憋着的几句吐槽,在他看见工藤新一的时候,瞬间消失殆尽。

只见工藤新一双手扶着一旁的墙,本就有点脱落迹象的白粉唰唰落下,可见他的双手有多用力。工藤新一脸色差的可怕,额上出了一层薄汗,毫无血色的嘴唇颤抖着。

「喂喂,你没事吧?」黑羽快斗上前扶住工藤新一,一手托住他的手肘,另一手握住他的手腕,牵引着他向楼上走去。

工藤新一觉得自己很少这样狼狈,居然在陌生人面前露出这样脆弱的一面。可恶,明明已经很久没有这样的感觉了。只是普通的楼梯,自己究竟是怎么了?

黑羽快斗将工藤新一扶到客厅的沙发上坐下,给他塞了个抱枕,工藤新一也不拒绝,只是抱着抱枕,望向茶几,不知在想些什么。

「喏,给你泡了杯咖啡,速溶的,不要嫌弃。」

工藤新一接过咖啡,抿了一口,说道:「谢谢你今天帮了我这么多忙。」

「额…客气什么。倒是你,今天到底怎么回事?」黑羽快斗也倒到了沙发上。

这样的语气,根本不像是第一天认识。

工藤新一转过头,看着黑羽快斗揉着那乱发,清秀的面容露了出来,和自己像极了。

「……基德。」用的是陈述句的语气。

「啊,终于发现了?不过呐,大侦探,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

「与你无关吧。」

「欸,我们以后可是室友了,瞒着我干什么?再说了,我总不可能总是扶你上楼。」

「下次不会这样了。」

「那么肯定?」

「嗯。话说回来…就这样告诉我身份,你不怕我去告发你吗?」

黑羽快斗轻笑一声,看样子名侦探终于正常了。不过他刚才的表现,难道是……有希子阿姨叫他来照顾新一确实是叫对了。

「你没有证据啊,再说…我已经很久没有再作案了嘛!放过我吧!」

这样慵懒的语气,看来是完全不担心啊。确实,我并没有这个精力去做这种无聊的事。工藤新一如是想。

03

「呐,名侦探。你为什么会来这儿啊?」

「……特殊原因。你呢?你不也不是这儿的人吗?」

「大概是因为一个重要的人也在这里吧。」

「能让堂堂怪盗驻足的怕不是哪位宝石小姐吧?」

「呵……是呢……大概是一颗耀眼的钻石吧。」

和怪盗基德相处的时间算不上长,却也不算短,见过他认真,也见过他可爱的一面,但现如今工藤新一面前的这面却是从未见过的。

黑羽快斗一手托着下巴,一手食指指节抵着嘴唇,眼睛直直地望向对面空无一物的墙壁,似乎是在回忆着什么,眼里是止不住的悲伤和深情。

工藤新一愣了愣,阴差阳错地伸出手搭在黑羽快斗的肩膀上,透过薄薄一层布料传来的掌心的温度让黑羽快斗稍稍平静下来,欲伸出手握住那搭在肩膀上的手,冰冷的指尖触碰到那温热的那一瞬间,工藤新一一个哆嗦将手缩了回去。

气氛一度非常尴尬。

「谢谢…我没事。」黑羽快斗打破了这寂静。

「嗯……我去整理行李,马上到晚餐时间了,待会儿我请你吃饭。算是感谢你之前帮我。」

这算不上初见的初见打破了二人原本亦敌亦友的关系。与此同时,见识过对方脆弱一面的二人,不约而同地开始信任对方。

04

找到住处,接下来要想办法找到工作。

工藤新一给几家律师事务所投了简历,现在正是应届毕业生找工作的高峰期,纵使工藤新一的资料无可挑剔,也是等了好几天都未收到回复。

闲在家里的工藤新一每天都跑出去在这个城市里转悠,几天下来也大概了解了所在街区的概况。

想着也无事,他便到了公寓附近的超市打算买些食材,这几天他和黑羽快斗一直是吃的外卖或是在路边摊草草解决中晚餐,也该在家里烧饭了,否则那厨房岂不是浪费?

从超市回来一手提着大袋食材一手拿着一本烹饪教程的工藤新一和不知从哪儿回来的黑羽快斗在公寓楼下打了个照面。

两人打了个招呼后,并肩向上走去。

「呐新一你终于不怕走这楼梯了吧?」

「废话,那次是意外。」那次之后,工藤新一并没有出现先前的情况,每次走在楼梯上只要想到当时扶着自己的那人握在自己手腕上的力道,就不再会不由自主颤抖。当然这点工藤新一是绝对不会说的。

「想想也是,毕竟是名侦探啊。」就算是现在已经能走这样的楼梯,但是前几天出现的情况,说明新一的状况还是没有太大好转,果然还是要多加注意。黑羽快斗暗自想着。

05

工藤新一接到了服部平次的电话。

这本不奇怪,两人本就是好友,加上同是大学同学。只是工藤新一来到这儿以后换了新的号码,同时没有告诉任何以前的朋友这个号码。

那么服部平次是怎么知道的?难不成……

叹了口气,接通了电话。

没有预想中的嘘寒问暖亦或是埋怨恼怒,甚至电话那边的声音不是熟悉的关西腔。

「喂,请问是工藤新一先生吗?」

「是的,是我。」

「我们是¾律师事务所,您已经被录用了,请明天到七三大道1412号办理入职。」

「啊谢谢,我知道了。」

「不不,新职员今晚七点半还要到Decade酒吧,我们事务所有迎新聚餐!工藤你会来的吧?」

「服部……果然是你。」

「哈哈,真是巧,我们又遇上了。这个事务所是我和探在读期间就建立了,真是没想到收到了你的简历,差点还以为有谁冒充你。」

「七点半是吧,好的我知道了。」说罢随即挂掉电话。

并不是因为不想多说,只是因为算起来刚才煲的汤也差不多做好了。虽说服部让他去参加聚餐,但是许久不见况且即将成为同事,想必会聊很久,不如先吃点什么垫垫肚子。

刚走到厨房的工藤新一本想再炒几个小菜,却发现黑羽快斗已经将他的鸡汤盛在了碗里,正在用炒着木耳芹菜。

「没想到你还会做饭啊。」

「那是自然,倒是名侦探,我一直以为你十指不沾阳春水的那种呢。」

「怎么可能啊?」工藤新一眯起眼看着那个手不停翻炒着食材,嘴上也不停下的黑羽快斗。

「好啦好啦,新一先把汤端出去,剩下我来做。哦,小心烫手。」

「知道了。喂,你别忘了煮饭啊。」

「对哦,要不是新一提醒,差点忘了。」

黑羽快斗果然还是靠不住啊。

 
—TBC—

小剧场

快斗:我的意中人,是一块妖艳的钻石啊~( ̄▽ ̄~)~

没错!码字的时候打错字所以衍生出一个小剧场|・ω・`)
以下碎碎念
本来打算一发完 果然我还是太天真 希望能在军训前填完这个坑「这是个完美的flag!」
虽说是ABO世界观 但是前期可能出现不多??
emm我大概是励志写清水ABO的「不存在的!」番外可能会开车吧…「如果能填上坑」

评论(23)
热度(114)
Top

© 汐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