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汐愿 -淡圈ING
不太会说话 如有所得罪请见谅
吐槽捉虫请不要客气 有事请戳Q1840073686

 

【优散】那晚优瓦夏消失的三十分钟

昨天优散联机 直接原地爆炸!齁甜齁甜的糖!
把昨天直播时摘录的一些散散语录和遇到的有趣情景加以穿插起来 并不是事实!
再说一次并!不!是!真!的!然后和脑洞拼接在一起 就写成了这篇(๑•ี_เ•ี๑)
私设如山 欢迎吐槽
优皇是散散的 OOC是我的


「死吧!宝贝!」

散人操控着那神似非洲人的小女孩角色,试着大滚子,终于用颜料甩死了一个死人。上扬的尾音,和拍肚皮的背景音显示了他好像格外高兴。

然而眼前的界面突然染上了颜料,被攻击了!还未等散人反击,非洲小女孩便倒在敌方的颜料之中。

透过最后几秒画面,散人终于看到残忍杀害他的罪魁祸首——优瓦夏!

「哇!优瓦夏居然打我!」

虽然隔着屏幕,优瓦夏也能想象散人现在的神情,大概是气急败坏地捶大腿吧。接下来,恐怕是准备要虐杀自己了,但是,这是不可能的。

又是一次正面对峙,散人是有赢的可能的,身处优瓦夏上方的他本可以凭借高处的优势甩优瓦夏一身颜料,无奈散人一直以为自己用的滚子是近战武器,大喊着:「天降正义!」便扑了下去。

优瓦夏可不是省油的灯,一直在移动的他躲过了散人的天降奥义,并绕到散人身后,不出几枪,散人就在还没看到优瓦夏正脸的情况下,进入了死亡界面。

「啊!优瓦夏打我屁股!」

真是糟糕的台词呢,不愧是色情男主播。要不是因为这游戏重生时间极短,需要很快再投入战局,恐怕散老师要先吐槽我很久吧。

优瓦夏如是想。

虽然散人打游戏一开始就一直在强调「我在办公室里玩得很好的,和二十级的人一起我也分数能达到一千八一千九的那种,我当时连赢十四五把呢!」,但是仍是被敌队吊打,尤其是普通人和优瓦夏都被匹配到敌队的时候。

更让散人心塞的是,几乎每次都是被优瓦夏和普通人击杀,无论是正面迎战还是绕后偷袭从未成功过的散人表示一定是我在乌鸦家玩的姿势不对!待我换个姿势再战!

新的一轮开始了。

普通人、优瓦夏终于和散人匹配到了同一队。

不知为何,这一轮散人打得特别起劲,甚至哼起了歌,像是加了buff一般,输出蹭蹭上涨。

就在散人趁着四下无人,在一块空地上迈着小短腿涂地之际,突然屏幕四周被颜料铺满——受到攻击了!

「啊啊!优瓦夏救我!」散人受惊似的大喊。

不过对方明显实力较强,散人本想周旋一番,却不出几秒被对方击杀,通过重生冷却那几秒,散人看到了赶来的优瓦夏秒杀了那人,痛快地喊道:「好样的!」

不过散人并不知道此时弹幕刷的全是「优瓦夏为妻报仇!」

这盘结束,散人所在队伍以绝对优势取得胜利,散人自豪地和普通夸道:「看吧!我操作没问题的,只是因为之前姿势不对。」

普通只能扶额,说道:「那是你队友好,要不是这盘有人一直保你,你能一直涂?」

所谓旁观者清。

「不不!我换了个高点凳子,一直摁y键,这样舒服多了,之前的视角弄得我晕。」

所以当局者还是迷着呢。

又是新的一轮。

再次与优瓦夏正面对峙是散人在场内到处乱跑涂地的时候,前面一个急转弯,散人刚拖着大滚子转过弯,迎面装上一个敌人,急得他大喊:「转角遇到爱!」然而还是被无情秒杀。

等等刚什么乱入了?这不是优瓦夏吗?

重生后的散人,又冲上了战场。这次很不巧,遇上了一场激烈的团战。

猛然发现一个人在背后攻击,散人再次大喊:「优瓦夏在我屁股后面!」同时转过身去,靠着突然爆发的骚操作击杀了那人,直到那人名字上打了叉,散人才发现那不是优瓦夏,略微失落道:「哦……不是优瓦夏。」

打起精神再次冲向中场,对面来的竟是优瓦夏!散人摁着摁键的手指沁出薄汗,在心里喊道:「我是真男人!真男人无所畏惧!」

一通乱搓后,散人阴差阳错地击杀了优瓦夏。散人愣愣地看着优瓦夏的小人倒下,反应过来后高兴地拍起了肚皮,笑道:「优瓦夏死啦!哈哈哈哈!不跟我一拨就是死!优瓦夏来干我啊!」

啊,又是糟糕的台词。

优瓦夏看着笔记本上的散人直播,弹幕无不例外是在刷「色情男主播」「优瓦夏干我」

唉,散老师大概是到现在还没察觉自己说了些什么吧,毕竟是之前玩Tricky Towers的时候大喊「我后面还可以插」也毫无感觉的散老师啊。

真是为逍遥傻蛋的智商堪忧。

打开手机,给乌鸦发了个短信,很快收到了回复。优瓦夏给散人发了个消息:「我要离开三十分钟。」便收拾收拾出了门。

就是这里了吗?看着眼前只有几层楼亮灯的漆黑高楼,优瓦夏表示圈名叫乌鸦原来住的地方也是这样阴森森的啊。

就在优瓦夏在楼下徘徊找不到入口时,一个人影出现了,径直走向优瓦夏。

「优瓦夏?」是乌鸦的声音。

「嗯。」优瓦夏轻轻应了一声。

「入口就在前面十米处拐进去,我家在x楼xx室,密码是xxxxxx。那什么,我出去逛逛。」和散人一起玩gay里gay气的偶像剧并且什么都懂的乌鸦只想说,为什么我摊上这么个智商情商虽然高但是随时可能不上线的傻白甜。

「好……谢谢。」优瓦夏并不打算戳穿乌鸦非常明显的谎话,走上前拍拍他的肩膀,向入口走去。

优瓦夏输入密码,轻手轻脚地进了乌鸦家的门,专注于游戏的散人并没有发现什么异样。

优瓦夏走进客厅,发现散人坐在小板凳上,眼睛紧盯着电视屏幕,棕色的碎发有些凌乱,微长的睫毛抖动着,嘴唇微微颤动,好像是在嘟囔些什么。

望向游戏画面,看样子是又被人盯上了。就在散人大喊着:「我屁股后面有人!」的同时,优瓦夏凑上去,将散人揽在怀里,手也搭在散人纤细却不失阳刚的手上,控制着散人的手敲击摁键击退了这一拨敌人。

「唉唉唉唉?优瓦夏?」

没待直播观众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优瓦夏便切断了直播和yy。

「你干什么?」

「有声之年什么的,不存在的。」

说罢,用手扣住散人的后脑吻了下去。

两人的舌相互推放着,纠缠着,激得散人直接从小板凳上摔下,好在优瓦夏接住了他,一把搂过翻倒在沙发上。

然而优瓦夏并没有打算加深这个吻,在两人的脸都泛起微微红晕之时只是将舌退出散人的口腔,优瓦夏的舌在散人唇上扫过,扯断了牵出的银丝,只轻咬一口,便放开了散人。

「优瓦夏你怎么来了也不告诉我?」散人有点委屈。

「我要绕后干你啊。怎么能让你知道?」优瓦夏舔舐着散人的颈说道。

散人永远记不住那句话「饭可以乱吃,话不可以乱讲。」

不过不得不说散人心底也是高兴的吧。许久不见的爱人突然出现在面前,只是…眼下的情形和预想的不大一样罢了。

「嗬…优瓦夏…优瓦夏……」

夜还长,况且…他们的故事永远不会完结。

—END—

昨天刚考古完就吃到了新糖 巨开心!!所以…草率地赶出这篇 欢迎吐槽捉虫谢谢!!(⑉°з°)-♡

评论(9)
热度(130)
Top

© 汐愿 | Powered by LOFTER